栏目导航
最新资讯
  1. 《2020年中国制造企业效益200佳》榜单隆重发布
  2. 制造业转型,加“数”前行
  3. 提升智能制造水平 壮大新业态新模式
  4. 以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中国制造”
  5. 以数字化和智能化为驱动,推动中国制造业实现
  6. 放大融合“倍增”效应 提升制造业“三化”水平
  7. 推进新一代信息技术和制造业融合发展
政策法规

国六可以延期实施,汽车强国的步伐不能停

发布者:eeoncc   发布时间: 2020-04-17 13:08 浏览次数:

继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确认延长两年之后,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以下简称国六)延期的政策“靴子”终于落地。

生态环境部释放重磅信号

国六未实施地区或将延期实施

4月9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就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举行新闻发布会。生态环境部大气司副司长吴险峰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生态环境部正在考虑,在全国尚未实施国六的地区适当延后实施,具体而言就是适当延长汽车生产企业的生产过渡期,以及国五库存车的销售期。

事实上,为减少机动车排气污染,加强机动车尾气污染治理,近年来,我国各地已采取过一系列措施整治机动车尾气污染问题。根据国家环保部发布的规定,被分为“国六a”和“国六b”两个阶段的国六,计划分别于2020年和2023年在全国统一实施。

为此,从2018年开始,各家车企就在进行国五到国六车型的有序切换,去年7月份,北京、上海等16个省市就提前执行了国六排放标准。但不得不提的是,汽车市场下行叠加国六政策导致了去年全年消费者观望气氛浓厚。切换期间,经销商清除国五车型库存的压力倍增。

笔者在走访北京汽车市场时发现,多数4S店在售车型仍以国五为主,为了争取有效的新购指标和置换指标,各家车企都祭出了跳楼价进行厮杀,拼抢有限的客源。而去年6月份的降价冲击波影响波及甚巨,尽管经销商们试图重新恢复原来的价格体系,但效果并不乐观。

与此同时,横空而出的新冠肺炎疫情把原本就加载缓慢的Loading进度条再度摁下了F5。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对汽车产业确实带来很大的影响,从排放标准实施方面来讲,主要影响了新车的零部件供应、新车产品认证和库存车的销售……现在受疫情影响最重的湖北省和武汉市是我国汽车生产的主要地区,这个影响是全国性的。另外,近期境外疫情蔓延,对全球汽车供应链产生了影响,也波及到我国。”吴险峰表示。

羸弱的市场消费需求,加上新冠疫情的冲击,汽车销量出现了大幅下滑。根据乘联会最新消息显示,3月份乘用车市场持续低迷,尽管零售104.5万辆,同比下降40.4%的数据已比2月分的78.7%跌幅顺眼了许多。

事已至此,延迟国六实施已成为业内的众望所归。此次延迟国六排放标准的全国实施,预计将一定程度上缓解汽车业内企业的短期经营压力。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发展司副司长蔡荣华表示,随着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汽车产销正在逐步回升。“未来随着稳定和促进汽车消费政策效果的不断显现,由于疫情抑制的购车需求将逐步释放出来,汽车生产和消费循环得以畅通,产业将很快恢复到正常轨道。”蔡荣华表示。

“史上最严标准”致产业链承压

国六承载汽车强国之重任

说到这个国六,被冠以“史上最严”、“全球最严格的排放标准”实至名归。国六较国五严格50%,将严格控制污染物的排放限制,在排除工况和测试影响的情况下,汽油车的一氧化碳排放量降低50%,总碳氢化合物和非甲烷总烃排放限制下降50%,氮氧化物排放限制加严42%。

也正因如此,国六发动机的制造装配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需要通过改进发动机、PDF、颗粒捕捉器等综合一体化改进(部分是加装)才能完成。什么概念呢?以自主品牌东风公司为例,每进行一次排放升级,整体投入都在10亿元左右。

这对于一些缺乏核心技术的零部件企业来说,势必极大地加重经营负担,而即便是掌握最大市场份额的零部件巨头博世也坦言,国六带来了压力,称积极支持客户往国六b转型,是近年动力总成业务最大的努力方向。

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国六的提前实施将加剧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的洗牌,国六耐久性和技术要求更高了,如果车企产品不能够满足国家法规要求导致召回,那就严重了。”

为此,不少经销商和零部件企业联名建议推迟国六实施时间。此前重庆市汽车商业协会发布一份调研报告,其中详细讲述国内汽车市场发展形势及经销商面临的国五库存压力,还收集了部分经销商反馈的执行困难及建议,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全国汽车经销商目前面临的艰巨问题。

然而,尽管来自主机厂、经销商以及各大协会的争议控诉声不断,但笔者窃以为,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国六排放标准仍然是我国走向接下来不可动摇的行业政策举措。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技术,三流企业做产品。”有生态环境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专家告诉笔者,国六是我国第一次不跟随欧标美标做出的标准,好比将竞争拉至同一起跑线,意义非常重大。

回溯以往,我国的轻型车排放标准都是跟随欧标制定的。从2000年开始建立汽车排放标准(国一),到国五一直是采用欧洲标准,比如测试工况是NEDC,限值基本相同。该专家透露:“那时跨国汽车公司的产品进入中国基本不存在法规上的门槛,而中国品牌汽车则需要大量的开发工作。”

到了国六阶段,环保效果改善自不必说,最为重要的是自主车企和外资车企将拉到的同一起跑线上。无论是欧洲、日本、还是美国汽车品牌和中国品牌将同样面临大量的开发工作。“我国目前国六车型能如此之快的实现配备落地,就是藉由标准的力量。这也是这次包括大众、丰田、宝马等在内的跨国车企如此关注国六标准制定的原因所在。”上述专家表示。

强行上个高度。如今国际“标准战”已经越来越深刻地影响到国际经济乃至社会政治格局。个别发达国家不惜动用外交、政治、经济和援助等手段,扶持和推进本国标准成为国际标准,就是以期主导和影响产业及技术发展。

这种事例俯拾皆是。

远的,曾经无线局域网安全标准制定过程中,以英特尔技术为基础的技术方案在尚不成熟的情况下即提出国际标准提案,同时力阻我国率先提出的无线局域网鉴别和保密基础结构(WAPI)提案成为国际标准。

近的,华为5G标准之争余波未了。

所以,一方面政府有意适当延长汽车生产企业的生产过渡期,以及国五库存车的销售期,体恤于车企和经销商群体;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汽车行业更应该头拱地、往前冲。树立大局意识,既不能让现实问题变成历史问题,也不能把历史问题再留给历史,凝心聚力早日实现从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的转变。

 

中国制造企业协会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eeo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