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最新资讯
  1. 工业互联网为制造业提供新跳板
  2. 中国制造需要文化“柔性支撑”
  3. 推动先进制造业复苏升级
  4. 全球产业链重构背景下的中国制造
  5. 压力挑战下,中国制造如何逆势突围?
  6. 《2020年中国制造企业效益200佳》榜单隆重发布
  7. 制造业转型,加“数”前行
行业动态

多项因素制约我国现代煤化工发展

发布者:eeoncc   发布时间: 2020-07-21 13:28 浏览次数: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秩序和经济活动的巨大冲击,地缘政治深刻变化,能源安全保障压力增大,我国发展现代煤化工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近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太原理工大学教育部煤科学与技术重点实验室主任谢克昌撰文指出,现代煤化工作为能源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要以 “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为总体指引,将 “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基本要求作为 “十四五”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的基本遵循,扎实做好“六稳”工作,落实 “六保”任务要求,为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复苏我国经济提供坚强能源体系保障。

我国煤化工战略定位一直不清晰

谢克昌介绍,经过多年发展,我国现代煤化工产业已经取得长足进步。一是总体规模在全球前列,二是示范或生产装置运行水平不断提高,三是相当一部分技术处于国际先进或领先水平。然而,我国现代煤化工发展还存在一些制约因素。

产业发展战略定位不明确。煤炭是我国能源自给的主力,社会对现代煤化工与绿色高端化工可以实现清洁高效、部分替代石油化工缺乏认知,进而出现 “去煤化”与 “闻化色变”,使我国煤化工战略定位一直未清晰明确,从而导致政策多变和企业如坐 “过山车”般的感觉。

内在不足影响产业竞争力水平。煤化工本身能源利用与资源转化效率偏低,由“三废”特别是煤化工废水引起的环保问题突出;由于现代煤化工工艺中调氢 (变换)反应的不可缺失,耗水与碳排放较多;由于初级产品多,精细化、差异化、专用化下游产品开发不足,产业比较优势不明显、竞争力不强;由于技术集成度和生产管理水平上的差距,产品成本偏高,整体效能有待提高等。

外部环境制约产业发展。石油价格与供应、产品产能与市场、资源配置与税收、信贷融资与回报、环境容量与用水、温室气体与减排等都是影响我国煤化工发展的外部因素。某些时期和某些区域因素单一或叠加,不仅严重制约着煤化工的健康发展,而且大大降低了已形成产业的经济抗风险能力。

应提升经济效益与抗风险能力

能源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性、战略性问题,面对复杂的国内外发展环境,我国能源清洁发展,一方面要积极发展高效污染物脱除技术、多污染物协同控制技术、废水近零排放技术以及 “三废”资源化利用技术,依托示范工程尽快实现产业化,同时要立足大气环境、水环境与土壤环境容量,科学布局煤基能源化工产业。另一方面,要建立健全煤基能源化工清洁生产标准与相关环保政策,完善项目审批、全过程监管以及后评价的清洁生产管理体系,明确监督职责,形成问责制度,引导和调控煤基能源化工产业清洁化发展。

谢克昌建议,在低碳发展方面,要明确煤基能源化工减碳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一方面要充分利用煤基能源化工过程中副产高浓度CO的优势积极探索CCUS技术,超前部署高效CCS以及CO驱油、CO制烯烃等CCUS技术的前沿性研发,拓展CO资源化利用途径;另一方面又不能 “投鼠忌器”,无视煤基能源化工高碳工业的工艺属性,阻抑煤基能源化工科学发展,要通过颠覆性技术突破源头减排和节能提效的瓶颈,弱化煤基能源化工的高碳性。

在安全发展方面,政府应明确煤基能源化工作为我国能源安全保障“压舱石”的战略意义与产业定位,切实将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作为能源转型发展的立足点和首要任务。同时,要主导制定煤基能源化工发展规划政策,引导颠覆性工艺技术创新,有序推进煤基能源化工逐步实现升级示范、适度商业化与全面产业化;制定相关保障性经济、金融政策以提高实施企业的经济性与竞争力,形成一定规模的油气能源替代能力,为现代煤化工营造良好的产业发展外部环境。

在高效发展方面,应积极开展合成气直接制烯烃/芳烃、煤热解气化一体化等高效煤基能源化工技术研发以及工业化应用,实现节能降耗突破性进展;大力推进煤基能源化工与电力等产业融合发展,延伸产业链,生产高端化、特色化、高值化化学品,提升经济效益与抗风险能力与竞争力;深挖管理节能潜力,重点推广低位热能利用技术等一系列节能、节煤、节水技术,优化过程工艺,提高能源资源利用效率。 

 

中国制造企业协会新闻中心 责任编辑:eeoncc